“乔治•迪迪-于贝尔曼研讨班”第一期:瓦尔堡的遗产

时间:20141012日(周日)上午10点至下午5

地点:OCAT研究中心,北京朝阳区金蝉西路北京华侨城

主办:OCAT研究中心

支持:北京世纪华侨城实业有限公司

 



“乔治·迪迪-于贝尔曼研讨班”是OCAT 研究中心(OCAT Institute)2014-2015年度的公共项目之一,由OCAT研究中心策划、主办,本系列研讨班分为三期,于2014年10月至2015年6月期间以不同的研讨主题展开。

 

“乔治·迪迪-于贝尔曼研讨班”围绕法国哲学家、艺术史学家乔治·迪迪-于贝尔曼(Georges Didi-Huberman)的代表性论著与策展实践中蕴含的学术思想展开,侧重发掘迪迪-于贝尔曼的学术体系、研究课题和对中国艺术史研究的借鉴性意义。

 

研讨班活动主要分为学科综述、专题研究与开放讨论三个部分。学科综述主要审视艺术史作为一门人文学科在形成与发展过程中与古典研究、哲学、神学、神话学、人类学、语言学、生物学、精神分析、女性主义等领域发生的相互作用;专题研究旨在通过具体课题观察不同概念、问题和方法在跨学科过程中产生的变化、意义与影响;开放讨论鼓励来自不同专业背景的参与者、观众分享研讨心得,进一步展开丰富的思想图景。通过上述三个部分的结合,研讨班意图在艺术史学史与思想史的脉络中重新审视艺术史的对象与经典方法,在少长咸集、古今同在的学术氛围中自由交流。

 
 “乔治·迪迪-于贝尔曼研讨班”第一期的题目为“瓦尔堡的遗产”,集中讨论两条贯穿迪迪-于贝尔曼学术活动的线索:阿比·瓦尔堡(Aby Warburg)的艺术与文化史研究和在20世纪法国哲学、精神分析学与电影理论影响下的艺术史传统。作为艺术史家、文化史家及图像学的奠基人,瓦尔堡重新诠释了意大利文艺复兴艺术与古典世界的动态关系,以“余生”(Nachleben)、“情念形式”(pathosformel)等概念揭示静止的图像背后自往昔呼啸而来的矛盾与蓬勃生机,在方法论层面拓展了艺术史课题与地域的边界,点明当代人在进入历史的历程中必须承担的责任和学术专业化的危险,并为潘诺夫斯基、扎克斯尔、贡布里希等艺术史家的图像学方法奠定了基础,使艺术史具备了与其它人文学科并肩而立的研究方法。

 

与此同时,瓦尔堡自身独特的学术视野与探索方式也被后来者,潘诺夫斯基“二战”后愈发明显的理性人文主义倾向所遮蔽,以致当代西方学者在重估瓦尔堡的遗产时首先要与潘氏拉开批判距离,并绕过贡布里希对瓦尔堡生命中“非理性”元素的审查与删节。在此语境下,迪迪-于贝尔曼适时地突出了瓦尔堡与尼采、弗洛伊德、宾斯旺格等对20世纪法国知识谱系至关重要的思想家之间的联系,并将瓦尔堡对图像作为知识形式与社会记忆的判定和其中蕴含的非线性历史时间应用于移动影像与当代艺术研究之中,如同一支穿越诸时代的芝诺之箭,让瓦尔堡和其身后的古典传统凝立于时空跳宕、移动互联广泛应用的今天。

 



研讨班流程

2014年10月12日(周日)

 

上午10点至11点

发言人:李本正(天津美术学院学报《北方美术》副编审)

发言题目:阿比·瓦尔堡的一生

 

上午11点至12点

发言人:吴琼(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教授)

发言题目:细节与症状:图像学与精神分析的学术渊源

 

下午2点至3点

发言人:李军(中央美术学院艺术史教授)

发言题目:眼睛与心灵:几个案例

 

下午3点至4点

发言人:赵文(北京大学博士,陕西师大副教授)

发言题目:Nachleben:图像的时间范式

 

下午4点至5点

发言人:范白丁(中国美术学院博士,中国美术学院美术史讲师)

发言题目:潘诺夫斯基与瓦尔堡的“圈子”

 

研讨班主持:欧阳潇(OCAT北京公共项目部主任)

范白丁(中国美术学院美术史讲师)

 


 

乔治·迪迪-于贝尔曼(Georges Didi-Huberman)

 

1953年生于法国圣艾蒂安(Saint Etienne),在法国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École des Haute études en Sciences Sociales,EHESS)Louis Marin教授的辅导下拿到博士学位,并于1985年起在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任教,并持续至今。他的代表著作包括《直面图像》(Devant l’image, 1990)、《幸存的影像》(L’image survivante,2002)和《歇斯底里症的发明》(Invention de l’hystérie,2012)等。迪迪-于贝尔曼的策展实践也是他整体学术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1997年在法国蓬皮杜中心与Didier Semin共同策划“印记”(L’Empreinte)、2001年在法国弗雷努瓦国家当代艺术工作室策划“场所传奇”(Fables du lieu)、2010-2011年在西班牙马德里索菲亚皇后国家艺术中心博物馆策划“阿特拉斯:如何肩负世界?”(Atlas: How to Carry the World on One’s Back?)等重要展览。

迪迪-于贝尔曼的思想脉络可被总结为当代艺术的诗学、艺术史传统的批判性解读与基于瓦尔堡图像研究和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的新型图像哲学。遵循瓦尔堡“无名之学”的脚步,迪迪-于贝尔曼的图像研究可被视为一种将文化整体作为对象的精神病理学。瓦尔堡的“情念形式”对迪迪-于贝尔曼来说是“错位”(anachronistic)时间结构的可见症状,不同形式的精神能量冲突在图像中彼此纠缠、混淆,并潜伏于编年史之下,以意外的形式重新浮现。“症状”(symptom)在这里既是对该冲突的抑制,也是其不可抵抗的回返。它并不指向某种可以再被书写、再现的历史,而是被再现本身遮蔽的精神时间(psychic time)。对该时间的诠释需要一套区别于经典图像学的研究方法与思想谱系。迪迪-于贝尔曼一方面将目光投向歌德的形态学、达尔文的情感表达原则、尼采的酒神精神、夏柯(Charcot)的歇斯底里症、弗洛伊德的潜意识等对瓦尔堡产生深刻影响的学说,另一方面结合拉康、福柯、巴特、本雅明、阿尔托、德勒兹等20世纪法国理论线索,让自己的研究通过症状学与符号学的对比为法国艺术史研究另辟蹊径。除此之外,迪迪-于贝尔曼揭示了瓦尔堡的《记忆女神图集》(Atlas Mnémosyne)与活动影像之间的呼应,对我们既有的观看、感受与共处方式提出新的挑战。


 





 

姓名

立即订阅